主页 > I生活派 >你对当前发展懵然无知:跟如火如荼的未来相比,现在的西方市场只 >
2020-06-18 浏览量:736 点赞:296 收藏:498

你对当前发展懵然无知:跟如火如荼的未来相比,现在的西方市场只

文/汉斯.罗斯林、奥拉.罗斯林、安娜.罗朗德

不久前,我获邀到爱丁堡的巴尔莫勒五星级饭店,对资本经理人和他们最有钱的客户演讲。

我在富丽堂皇的挑高宴会厅调整演讲设备,不禁自觉有点渺小,自问为什幺这间有钱的金融机构会想让客户听一个瑞典公卫教授演讲。

几週前对方向我仔细简报过,但为求确认,我在做最后一次排练时再次询问主办人。

他给了直截了当的解释,原来他很难让客户了解最获利甚丰的投资机会不在欧洲,不在以中古城堡与石板街道着称的欧洲大城,却是在亚洲与非洲的新兴市场。

他说:「多数客户无法看见或接受许多非洲国家方兴未艾的进步。在他们脑中,非洲大陆永远不会进步。我希望你能靠动态图表改变他们僵固不动的世界观。」

我的演讲好像满成功。我展现亚洲国家如南韩、中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和新加坡等,说明它们如何在几十年间凭突飞猛进的经济令世界惊豔,而在经济起飞之前的几十年其实社会就已稳定进步,现在相同进程正在非洲某些地方展开。

我向观众说,现在如果要选地方投资,大概最好是选那些数十年间大幅改善教育与儿童存活率的非洲国家。

我提到奈及利亚、衣索比亚和迦纳。观众听得聚精会神,瞪大双眼,问了些蛮好的问题。

会后我收着笔电,一个穿浅格花纹三件式西装的灰髮男子缓缓走上讲台,露出灿笑说:「我看了你的数据,听了你的说法,但非洲要成功就像地狱的雪球──毫不可能。我知道,因为我在奈及利亚待过。他们的文化就是那样,打造不出现代社会的。永远没办法永──远。」

我张开嘴巴,但还来不及想出怎幺拿事实回答他,他已经轻轻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走去找咖啡喝了。

宿命型直觉认为固有特质决定了个人、国家、宗教或文化的命运。

事情会是现在这样,背后有无从摆脱的命定理由:事情向来如此,永远不会改变。

由于这种直觉,我们把第6章的错误概括,或把第1章的二分化视为真确无误,而且命中注定:不会改变,也无从改变。

宿命型直觉的演化来由显而易见。

在古代,人类所生存的环境绝少变动,明智的生存策略大概不是反覆重估事物,而是在了解事物的运作之后就假定不会再有变动。

另外一点也很容易理解。

宣称自己所属族群有某个特定命运是一种很好用的做法,有助让大家团结于一个大概永不改变的目标,还激发对其他群族的优越感。这对部落、国家和帝国取得力量十分重要。

然而现在宿命型直觉会让我们没有妥善更新知识,看不见周遭社会的巨大变革。

社会与文化不是石头一块,不会改变也无从改变。

社会与文化是会动的。西方社会与文化会动,非西方社会与文化也会动──通常动得远远更快。

只是除了网路、智慧型手机与社群媒体等最快速的文化转变之外,其他变动往往不够快,所以未获注意或报导。

宿命型直觉的一个常见例子就像爱丁堡那位男士,他认为非洲永远无望,不可能赶上欧洲。

另一个例子是认为「伊斯兰世界」与「基督教世界」有根深柢固的差异。

出于宿命型直觉,我们可能认为某个大洲、宗教、文化或国家将会(或必定)永不改变,原因出在他们抱持不变的传统「价值观」:这类说法一而再出现,如新瓶换旧酒。

乍看似有分析依据,细究却往往是出于直觉的偏误。

这类高傲说法经常只是出于让感觉掩盖事实。

真确问题10:

全球30岁的男性平均接受过10年的学校教育,而同龄的女性平均接受过几年学校教育?

□ (A)9年

□ (B)6年

□ (C)3年

这本书读到现在,我希望你已经发现最保险的做法就是选最正面的答案。

全球30岁的女性平均在学校待过9年,只比男性少1年。

我的许多欧洲同胞抱持傲慢自信,自以为欧洲文化最为卓越,不仅高过非洲和亚洲文化,也高过美国的消费者文化。

然而谈到误解,真不知谁消费得最多。26%的美国人选对答案,比利时和西班牙仅13%,芬兰为10%,挪威为8%。

这问题是有关性别不平等,是现在斯堪地那维亚媒体成天在谈的议题。

我们不断看到女性被残酷施暴,暴行通常发生在世上的其他地方,至于阿富汗等国则有许许多多女孩失学,结果我们更加相信一个在斯堪地那维亚很流行的观点,那就是全球其他地方在性别平等上并无进步──多数其他文化卡住了。

石头怎幺动?

文化、国家、宗教和人不是石头,而是会不断改变。

非洲能迎头赶上

非常多人认为非洲注定永远贫穷,但这似乎往往只是基于一种感觉。如果你想实事求是,就得知道下面这些事。

没错,平均来说,非洲落后其他各洲。现今非洲新生儿的平均寿命是65岁,远比西欧少13岁。

然而,首先你知道平均值很容易造成误导,非洲各国之间有巨大差异。

并非所有非洲国家都落后其他国家。突尼西亚、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利比亚和埃及等五个非洲大国的平均寿命高于全球平均的72岁,等于瑞典在1970年的水準。

这例子也许还无法说服那些认为非洲无望的人。

他们可能会说这些都是位于北非海岸的阿拉伯国家,不是他们脑中的非洲。

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外人无疑认为这些国家也逃不过非洲的宿命,等他们有了进步才当作例外。不过为了验证,我们先把北非摆在一边,把目光放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在过去60年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大多告别殖民,获得独立,也稳定提升教育、供电、供水与卫生基础建设,就像当年欧洲国家展现奇蹟那般。

撒哈拉以南的50个非洲国家统统降低了儿童死亡率,比当年的瑞典速度更快。这怎幺不能称为惊人进步?

原因也许在于情况虽然好上许多,但仍属糟糕。如果你想看非洲的穷人,当然看得到。

然而瑞典在90年前也处于赤贫。

在我年轻的时候,只不过50年前,中国、印度和南韩在大多数方面远不如现今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而当时亚洲的命运似乎该像现在非洲的命运:「他们永远无法餵饱40亿人。」

如今非洲将近5亿人过着赤贫的生活。如果他们注定赤贫,那幺他们必然有某种特质,不同于全球其他数10亿人,包括非洲其他已经脱离赤贫的人。

可是我不认为有这种特质。

我认为最晚才脱离赤贫的会是困于贫瘠土地与周遭冲突的极穷农人,现在约有2亿人,约为非洲赤贫人口的一半。

他们无疑得面对异常艰困的未来,但不是因为有何根深柢固的文化,而是因为土壤与冲突。

然而我仍对这些世上最穷困无望的人抱持希望,因为无望的赤贫向来看似如此。在可怕的饥荒与冲突期间,中国、孟加拉和越南似乎永不可能脱离水深火热,但如今你家衣柜里的多数衣服大概生产于这些国家。

35年前的印度,如同现在的莫三比克。

30年内,莫三比克非常可能改头换面,像印度那样晋升第二级国家,成为可靠的贸易伙伴。

莫三比克在印度洋旁拥有长长的美丽海岸线,而印度洋将是全球贸易的中心,为什幺莫三比克不该繁荣兴盛?

没人能百分之百预测未来。我不是认为这注定发生,但我是可能性主义者,现有的事实让我相信:这是可能的。

基于宿命型直觉,我们很难接受非洲有可能赶上西方。我们也许完全没注意到非洲的进步,但就算注意到了,也只当作短暂好运的昙花一现,转眼又会陷入命定的穷困与烽火。

宿命型直觉也让我们认为西方理应继续进步,西方当前的经济停滞只是一时意外,很快就能复原。

在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的几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持续预测第四级国家每年的经济成长率为3%,但第四级国家连续五年表现得不如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连续五年认为「经济即将回到轨道上」,最后发觉重回轨道不是「常态」,把经济成长率预测调降到2%。另一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这些年成长最快(5%以上)的是第二级国家,例如非洲的迦纳、奈及利亚、衣索比亚和肯亚,还有亚洲的孟加拉。

为什幺这很重要?一个原因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球预测大幅影响大家退休基金的投资标的。

欧洲和北美国家预期将有稳健快速的经济成长,于是吸引投资者的青睐,但结果预测失準,这些国家到头来并未快速成长,退休基金也就原地踏步,理应「低风险/高报酬」的国家成了「高风险/低报酬」。另一方面,非洲国家明明有望大幅成长,却乏人问津。

另一个为什幺这重要的原因在于,如果你是在老牌「西方」国家的企业工作,你可能会错失正在亚非出现的史上最大规模中产消费者市场扩张期。

当地品牌已经站稳脚步,正四处攻城掠地,建立品牌知名度,但你还对当前发展懵然无知。跟如火如荼的未来发展相比,西方消费者市场只是小菜一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聚星娱乐注册账号开户|汇集各类车资讯|提供全面快捷|网站地图 申博9.91最新版本 tyc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