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资讯 >《致贤南哥》:江南随机杀人案后,韩国崛起的女性主义 >
2020-06-10 浏览量:111 点赞:110 收藏:158

与短篇小说集同名的〈致贤南哥〉中,赵南柱承继《82 年生的金智英》观点,接续探讨韩国社会「身为女性」的日常感受,小说透过主角人物「我」对男朋友「贤南」的书信告白,吐露出藏存在内心深处的感受,认为男友对自己的照顾,其实只是藉爱情名义进行的一种干涉和控制。

文|政大台湾文学研究所副教授/崔末顺

《致贤南哥》为韩国第一本标榜「女性主义」的短篇小说集,共收录七篇目前仍在文坛活跃的七名三十到四十岁女作家的作品。当今韩国文坛最为显眼的奇特现象,就是女性议题广受读者欢迎,不管在质或量都开创出前所未见的局面,而且在销售量或获奖成绩也都名列前茅,成长气势似乎锐不可挡。

《致贤南哥》:江南随机杀人案后,韩国崛起的女性主义
图片|来源

女性主义成为韩国社会焦点

韩国传统上深受父权影响,要求改善女性地位与处境的声音未曾稍歇,不过最近女性议题相较以往却显得特别引人注目,背后确实有其特殊原因。

二○一六年发生的首尔江南地铁站随机杀害女性事件,可谓最具代表性,该事件不仅震惊社会,引发举国性的哀悼行动,在年轻女性族群危机意识骤然升高之际,一向即在社会蔓延的厌女现象,也突然成为社会热烈讨论的议题。加上二○一七年,文化艺术界爆发几起性暴力事件,促动社会多个行业接二連三响应「#MeToo」运动,让女性安全和性别议题,随即成为最热议的焦点。于此,过往常常不过只是一回性「话题」的女性议题,此时已迅速扩张为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一种社会现象。

受此社会氛围影响,女性作家的文学创作也大幅增加,成为阅读市场的主流商品,性别议题更进一步成为检验及评断韩国文学和文化的一个基準,甚至带动读者阅读过去出版的小说,引发作家重写旧作的热潮。如韩国代表性小说〈好运的一天〉(1924)、〈翅膀〉(1936)、〈金妍实传〉(1939)、〈雾津纪行〉(1964)、《侏儒射上的小球》(1978)等名作,都分别被作家重新以女性主义视角进行改写及评价。文坛如此充满实验性的做法,係针对过去文学经典中女性声音的消音现象,提出另一种方式的控诉,同时也想藉此呼吁民众共同站出来,一起要求全面检讨韩国社会女性的处境和地位问题。

多元呈现「此时此地」的女性处境

《致贤南哥》即是在此文坛潮流和读者的积极反应中问世,在其规画出版之初,即明确揭示女性主义观点的诉求,并邀集各有不同创作风格的七位女作家,聚焦又立体的呈现出她们对「此时此地」韩国女性的诠释和个人视角。

当中,与短篇小说集同名的〈致贤南哥〉中,赵南柱承继《82 年生的金智英》观点,接续探讨韩国社会「身为女性」的日常感受,小说透过主角人物「我」对男朋友「贤南」的书信告白,吐露出藏存在内心深处的感受,认为男友对自己的照顾,其实只是藉爱情名义进行的一种干涉和控制,它不仅造成「我」的不自在和不舒服,实质上还属于一种日常性的暴力;崔恩荣的〈你的和平〉描述三代女性的故事,小说透过主角「宥珍」的视角,描绘一心期盼媳妇也能如同自己侍候婆婆般服侍自己的母亲「静顺」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一方面彰显出上一辈女性艰辛又备受压抑的苦闷生活,同时藉此提出赋予她们充分发话机会的重要性;金异说的〈更年〉描写育有一对儿女的「我」,面对国中生儿子乱搞男女关係,内心感到非常苦闷,正面点出无论是社会抑或家庭,到处都充斥着「物化女性」现象的低俗世态样貌;崔正和的〈让一切回归原位〉勾画一位专门拍摄「坍塌建筑物」的女性人物,探讨她患有「所有东西都要归回原位」的强迫症缘由,映照出父权底下厌女现象普遍存在的韩国社会问题;孙宝渼的〈异乡人〉则以推理小说形式,描绘担任警察的「她」在调查女性连续失蹤杀人案件的过程中,逐渐摆脱过去的受害阴影,重新站了起来;具竝模的〈鸟身女妖与庆典之夜〉为一部奇幻復仇剧,故事以猎杀方式,向犯下性侵或性骚扰的男性,逐一展开让人感到既痛快又獵奇的復仇故事;金成重〈火星的孩子〉为有关女性生产的美丽寓言,透过被射向火星的实验动物中唯一存活下来的「我」,描绘定居在火星的过程点滴,藉此表达无论哪个性别,毫无差别的,都是一个必须互相依靠、互相安慰、共同生活下去的存在者。(同场加映:读《82 年生的金智英》:只有变成别人,我才能为自己说话)

消除差异眼光,真正看见女性

《致贤南哥》收录的七篇故事,以多样的题材、人物和多元的形式,刻画韩国社会对女性多方面的差别视线,提供读者一个能够感受到共鸣、安慰以及省思的机会。

本书在韩国一出版就创造出惊人的销售记录,不仅创下出版兩週即卖出超过一万本的佳绩,在大型连锁书店教保文库、网路书店阿拉丁也均站上排行榜,更获得读者「容易阅读且启发思考」、「想推荐给朋友的好书」等评价很高的迴响。

如果说「女性主义」論述,是将「打破因生物学或社会文化的性别差异而引起的所有差别待遇」视为终极目标,我想本书的出版,肯定会扮演起韩国女性主义从「論述」和「语言」的形式,正式进入到「日常」和「故事」领域,进而扩大其影响力的一种信号弹角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聚星娱乐注册账号开户|汇集各类车资讯|提供全面快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信誉官网